私企老总楼顶“私藏”小别墅 花园鱼池装修豪华

  位于第一处违建和第三处违建之间,也是蓝色彩钢瓦搭建的,有200多平米。此前,用作会议室。目前还堆放着空调和一些办公用品。下周腾空进行拆除。从高处俯瞰,红光罗浮宫家具馆顶楼上面的违法建筑显得非常突兀

  王红光,宁波知名商人。1998年,成为宁波市政协委员。2012年,当选为宁波市人大常委会常委。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王红光又遭举报,称其在宁波市中心建有5000多平违法建筑。这次举报的,仍是吴文蔚。昨天,海曙城管确认违法建筑确实存在,目前明确的就有750多平米。昨天下午开始拆除。

  红光罗浮宫大楼位于药行街和江厦街交叉口,哥特式高耸的建筑,门口的西式雕塑,极为气派,它也是宁波闹市区的地标式建筑物之一。但很少有人知道,在它的楼顶还隐藏着面积不小的违法建筑。“这里可以说是宁波闹市区最隐蔽的违法建筑,在楼下根本看不出端倪来。如果没有群众举报,真的很难发现。”海曙区城管局工作人员介绍道。

  现在红光罗浮宫大楼是由两栋楼组成。一栋是药行街2号的家具馆,一栋是江厦街5号的红光罗浮宫。这两处,已经连为一体。

  昨天下午一点多,记者来到药行街和江厦街交叉口,在楼下绕了一圈并没有发现,站在楼下无论从什么方向看过去,根本看不到违法建筑的影子。

  随后,记者跟随工作人员绕到红光的后门。通过电梯直达6楼。再爬了一层楼梯,是顶楼阳台。上面电焊火花四射,工人们正在拆除一个蓝色铁皮屋。高度在2.5米左右,面积大概70-80平米。

  “目前明确红光楼顶就有四处违建。这个铁皮屋,是第一处,以前是用来做仓库的。”伴随着刺耳的电焊声,海曙区副主任、城管局副局长樊牮钢向记者具体介绍起来:

  第二处违建,正对着正在拆除的铁皮屋,是位于5楼的一处砖混结构的小别墅。由于通道被锁着,没法进去,但站在铁皮屋旁的天台,能看得清楚。这是一处类欧式的小别墅,房内装修豪华,布置精致,窗帘没拉上,茶几上摆放着水果等。外面,是一个宽敞的露台,有小花园,摆放着摇椅;鱼池里,各色锦鲤正游来游去;露台上,还有太阳伞等布置。这处违建有250多平米。

  第三处违建,和别墅隔着小通道,屋顶是蓝色彩钢瓦搭建的,有250多平,城管推测是会议室或其他办公用房。

  第四处违建,位于第一处违建和第三处违建之间,也是蓝色彩钢瓦搭建的,有200多平米。此前,用作会议室。站在顶楼处可以清楚看到,由于有外立面的遮挡,这几处违建都非常隐蔽。比如,第三处违建正位于西式风格尖顶外立面的后方,高约3米,而外立面高度超出建筑2米左右。

  第一处违建,昨天下午起,已由海曙区城管局督促业主单位,自行拆除。直到昨天下午3点半,顶篷基本拆除完毕,开始拆除钢架结构,应该一两天就能拆除完毕。

  第四处违建,目前里面还堆放着空调,也还有一些办公用品。“业主单位表示,下周会腾空,再进行拆除。”因此,这两处违建预计下周能拆除完毕。

  他指着两处违建说,这两处违建都在高耸的外立面墙体后,拆除的话,会影响到墙面完整性,有安全隐患。现在,正在做这方面的安全评估,等评估结果出来,再处理。

  如果不能拆除呢?“那会通过其他途径进行处理,比如没收。”海曙区城管局工作人员介绍,比如根据《浙江省违法建筑处置规定》,“对可能影响相邻建筑安全而不能实施拆除的,由城乡规划主管部门没收违法建筑或者违法收入,依法处以罚款。”

  此前,包括吴文蔚在内,海曙区城管局已经多次接到关于红光罗浮宫违建的举报,并展开了调查。“三改一拆”开始之后,案件有了积极进展。

  “现在,海曙区容易拆除的违建都已经拆除。现在剩下的,都是硬骨头了。再硬的骨头,也要啃下来。”樊牮钢说,红光罗浮宫的违建,无疑是最硬的骨头之一。

  “吴文蔚的确有举报。”工作人员回忆,去年8月,吴文蔚向宁波市海曙区城管局举报,称王红光在位于市中心的宁波第一百货商店和江厦街5号,私自搭建5000多平方米的违法建筑多年。海曙城管受理了这一举报。

  “其实在吴文蔚之前,我们也收到过其他关于红光罗浮宫违建的举报,一直在关注调查。对包括吴文蔚在内的群众举报投诉,我们都非常重视。”樊牮钢说。

  “吴文蔚举报的违建有5000平米,现在认定的是750多平米。这两个数字差距是怎么回事呢?”

  “750多平米,是单指楼顶的违法建筑。更多违建信息,我们还在调查中。”工作人员具体解释道:违法建设不单单是红光罗浮宫顶楼,下面也有。

  红光罗浮宫区域原先的老房子都建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现在看到的房子都曾拆后重建过,重建的房子最少也有10年,建设之后面积有一部分增加。

  因为拆后重建,红光罗浮宫已经难以辨别原本的面貌,由于改动幅度太大,分不清哪边是违建。具体有多少违建面积城管部门也并不掌握该数据,需要测绘才能确定。

  樊牮钢表示,现在正在通过规划部门、城建档案馆调取房屋的原始资料,十多年前可能有的航拍图等,然后,再由测绘部门进行测绘、认定违法建筑的具体信息。由于年代久远,资料很难收集齐全。

  3月19日起,第三方的测绘公司开始对第一百货和江厦街5号展开测绘,绘出图纸后,再做比对。

  “难,很难!为了调查取证,需要到楼上来。但工作人员曾经百般推诿,不让进。或者说领导不在,让下次再来。这样的推诿,就有好几个月。”

  经过长期的调查取证后,海曙区城管局江厦中队于2014年1月20日向红光罗浮宫下发了《接受调查通知书》,要求企业法人到该局做笔录。

  “3月30日,海曙区三改一拆办在街道约谈王红光,区和街道领导也在。他一个人过来的。这次,主要是和他摆事实、讲道理,讲三改一拆的政策。只要有违建事实存在,不管当事人什么身份,都会依法拆除的。躲是肯定躲不过去的。话也讲得比较重。”

  “3月31日,周一,我来到红光罗浮宫这边楼上。明显能感觉到他态度的转变。他承认了楼顶的违建事实,表示愿意配合拆除。”

  昨天下午,海曙区城管局工作人员带着专业拆除工人来到楼顶,发现红光方面已经委托工人在拆除。

  “在三改一拆过程中,会因为当事人的身份而区别对待吗?”

  “绝对不会,一视同仁。”樊牮钢在现场表示,将及时向媒体通告红光罗浮宫违建查处情况的进展,也欢迎市民和媒体能多多举报。

  而宁波市人大常委会对此态度很明确:“常委会委员,也是代表(人大代表),代表更应该模范地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宁波市人大将跟进、关注这个事情。如果牵涉到违法或者违规,请相关部门秉公执法。”

  举报王红光虚开增值税发票和红光罗浮宫违建的,都是一位名叫吴文蔚女人。“我有资金背景,他有社会背景,我们当时就是互相依靠、相互合作的,但没想到后面竟然是这样的结果。”昨天,说起举报王红光的事,举报人吴文蔚这样向记者感叹。

  吴文蔚,曾是某银行宁波海曙支行行长。她告诉记者,她与王红光在上世纪90年代末就认识了。

  据吴文蔚回忆,2004年5月的一天,王红光在宁波中信国际大酒店茶吧约见她。王红光表示想买下江厦街5号的一幢大厦,作为红光家私(红光集团前身)的旗舰店,但手中没有那么多资金。

  “他说,假如你能出面融资,拿到江厦街5号之后再去银行抵押贷款还钱,我们就可以拥有江厦街5号,随着地价上涨,收益一人一半。”

  随后,二人签订了一份手写的《关于合作购买江厦街5号整体大楼的协议》:吴文蔚负责融资,以王红光的红光家私出面竞拍,在拍下房产后对房子进行装修,再以房子向银行抵押贷款后偿还所借资金。

  2004年6月18日,王红光与吴文蔚一同在拍卖会现场,最终以4000万元的价格拿下江厦街5号。

  此后按照这个模式,在2006年初,红光集团以7200万元左右的价格,成功收购宁波一百。双方以类似模式购买了宁波市北仑区100亩地,造了8万多平方米厂房,还买下了宁波商会大厦其中的几层。

  伴随着2005年之后的房价飙升,王红光和吴文蔚这对合作伙伴,也尝到了成功的喜悦。仅江厦街5号和宁波一百两座大厦的价值就已经超过5亿元,两人亦步入亿万富翁的行列。

  2009年下半年,已经从银行辞职的吴文蔚偶然间听银行的朋友说起,王红光将江厦街5号与宁波一百进行抵押,从银行贷款近4亿,把北仑厂房抵押从小贷公司还贷了4400万元。

  她意识到,跟王红光的关系正在发生变化。而且,一旦王红光的贷款不予归还,银行将抵押房产拿去拍卖,自己在江厦街5号50%、宁波一百45%的资产也将蒙受损失。

  此后吴文蔚多次找到王红光商谈协调,曾参与出资收购宁波一百的小股东也参与进来,多次要求年度分红,均被王红光拒绝。双方的矛盾逐渐升级。

  2011年底,包括吴文蔚在内的3个自然人股东发现,王红光在签署股权证后,并未去工商局办理宁波一百的工商变更。双方遂走到了对簿公堂的地步。两名小股东先后将王红光告上法庭,请求法院确认他们的宁波一百股权证合法有效,将股权变更到自己名下。而吴文蔚也将当年的协议曝光,以共有权争议把王红光告上法庭,要求将江厦街5号50%、宁波一百45%的房产过户到她的名下。

  但王红光律师在法庭上却全盘否定了吴文蔚的合作说,并坚称:“双方是资金借贷关系,王红光只是向吴文蔚借钱,双方并不是合作买房。”

  目前,王红光与三名股东的宁波一百等共有权争议三案均在海曙区法院司法程序中,尚未审结。

  从2011年开始,吴文蔚与王红光再也没有像以前一样是朋友、合伙人。同时,吴文蔚也向国税部门举报王红光虚开增值税发票。2013年8月,宁波市国税局稽查局依据吴文蔚的检举线索,根据相关程序处理后,最终结案。宁波市国税局稽查局调查认定,王红光任法人的红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及其相关企业涉税严重违法35.44亿元,被罚款230万元。

  王红光虚开增值税发票一事在宁波掀起的轩然大波还未落定,2013年8月,吴文蔚又向宁波市海曙区城管局举报,称王红光在位于市中心的宁波第一百货商店和江厦街5号,私自搭建5000多平方米的违法建筑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