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风了你在城中村里租得还好吗?

  在各地热点城市的政策加持下,地产的主旋律从“购”变成“租”。于是亿万级的庞大租房市场,让大大小小的企业前赴后继,只为了分得一杯羹。

  长租公寓是最常见的玩法。就深圳而言,目前就有近200家长租公寓企业。这让万千租客看到了改善生活环境的希望,却同时赋予了他们高出30%-50%的租金。

  即便如此,长租公寓仍处于无利润阶段。这块据说会长大的蛋糕,到底好不好啃?

  从去年的“3.25”到“10.4”,调控还在继续,只不过思路从以往的侧重调控房价,转移到建立多元化的住房供应体系。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就曾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明确提出要大力发展住房租赁市场,而在去年出台的一系列房地产调控政策中,其中有一条就是鼓励房地产开发企业自持部分住宅作为租赁房源。

  地产的主旋律从“购”变成“租”,短期的调控政策也开始让步于长效机制的建设。于是我们听见了广州说“租购同权”,上海说我们“只租不售”、深圳表示要“收储100万套城中村用于统一出租”。

  既然房子是用来住的,那么租房也是住。在沉默的大多数都买不起房的下半场,租房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新风口”,而长租公寓的发展更是风生水起。问题来了:如果说,长租公寓是调控请来的救兵,你是否愿意从城中村里转移?在获得更好生活环境的同时,付出更多的租金成本?

  从2014年雷军的顺为基金联合联创策源向YOU+公寓投入1亿元人民币开始,市场上品牌房企及其上下游企业蜂拥而至,纷纷加快了各自在公寓市场布局的步伐。

  于是在短短的三两年间,我们得以看见以YOU+、魔方等为代表的互联网型公寓品牌、以万科泊寓、世联红璞、龙湖冠寓等为代表的开发商系公寓、以窝趣、城家为代表的酒店系公寓及以自如、相寓为代表的中介系公寓等一系列的品牌长租公寓。

  据统计,2016年中国租赁市场规模约为1.1万亿元。而据海通证券600837股吧)研究所预测,2017年品牌长租公寓市场规模将达4494.85亿元。

  另外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从过去几年到现在,大部分重点一二线城市房价的涨幅远远超过了工资涨幅。这也就意味着越晚毕业青年靠自身奋斗买房的时间可能会越来越长,这大概率会导致更多的人停留在租赁市场。

  在一份名为《租赁崛起》的报告里提到:“预计到2025年,中国租赁市场规模将由现在的1.1万亿增长到2.9万亿,到2030年将会超过4.6万亿。”换而言之,长租公寓也是一块“会长大的蛋糕”。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早已看穿一切的司马迁,一语道破目前长租公寓市场一片火热背后的逻辑。能让商人趋之若鹜的,一定不是做慈善而是掘金;能让顾客心向往之的,一定是物美并且价廉。

  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丁算过一笔账:深圳户籍人口400万,居住证人口800万,还有大约1000万未登记的流动人口,总人口大约2200万,只有大约500万住在自己买的房子里,而剩下的1700万人都在租房住。他认为,租赁时代的到来绝不是解决深圳人的居住问题,因为大部分的深圳人一直就是租房住的。这么多年,这个问题早就通过市场化的办法解决了。

  而从《全国50城房租收入比研究》报告来看,解决的代价是每月付出2211元租金,租金收入比为54%。结论是,深圳已属于租金严重过高城市。

  随着城市流动人口增加,90后甚至95后陆续进入职场,住房刚需增势明显,而这群人对生活质量、个性化、社交化有着更高的要求。对于“蜗居”城中村,他们心里大抵也是拒绝的。在此背景下,长租公寓应运而生。

  一拥而上最直观的结果会是遍地开花,而长租公寓的兴起若能一面增加可出租房源,一面尽量让已“严重过高”的租金下降,那么年轻人在获得更多选择的同时,生活压力也会相应减小。想象之中,长租公寓如同驾着七彩祥云而来,为的是赠租客一场狂欢。

  数据显示,长租公寓租金比普通住房租金高30%~50%,有的甚至高出一倍。以万科泊寓-劲松店为例,提供的2种户型公寓,20平方米左右的一居室月租金最高4000元,30平方米左右的一室一厅LOFT月租金最高6000元。而做为长租公寓中的“新生代”龙湖冠寓,据悉其小户型的单间公寓价格也达到了近6000元。

  位于南山西丽大学城旁的集悦城,就是厂房改长租公寓的案例。而无论是从网上给出的价格,还是从楼校长实地走访了解的情况来看,其租金都高于附近塘朗村内的农民房。

  据Q房网统计数据显示,南山区8月租金99.79元/平方米/月,排名第一。集悦城20平左右不带阳台的小单间月租金最低需要2080元,面积稍大、房型稍好的,月租金还要贵出几百块。

  羊毛出在羊身上,长租公寓的兴起让万千租客看到了改善生活环境的希望,却也无情的拉高他们的租房成本。更好的生活是鱼,更低的成本是熊掌,两者太难兼得。

  在业内人士看来,运营的集约化和规模化将是长租公寓竞争取胜的方向,而如何将房租降下来,让真正需要租房的人承受得起,才是长租公寓发展真正的关键。不然,一方“烧钱”把事办了,另一方却无福消受。

  你听,“租房的日子根本就不是人过的”,有着12年租房经历的地产大佬也曾如此感慨。或许,绝大多数买房住的人也都曾有过租房住的经历,但如今还在租房住的人却鲜有买房住的机会了。

  梦想还是要有的,只不过在做梦时也多想想,是努力奔向长租公寓还是依然城中村?